伊拉克極端組織近日來在短時間內發動了多場襲擊,攻下了伊拉克北部摩蘇爾等城市。(資料圖)
   
  中國日報網6月26日綜合 伊拉克極端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在底格裡斯河上游各大城市(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發動了多場襲擊,速度之快、範圍之廣令世人震驚不已。伊政府無力解困,當地局勢岌岌可危。但其實沒什麼好吃驚的。長期以來,伊拉克政府將安全部隊政治化,導致國內局勢每況愈下。在遜尼派武裝分子襲擊下,摩蘇爾等北部城市的政府軍全線潰敗,這是在意料之中的。
  伊拉克軍方“什葉派化”
  5年多來,馬利基政府編製的伊拉克軍隊——上至將軍下至普通士兵——都是清一色的什葉派,致使2007年-2010年帶領伊拉克軍隊打擊基地組織、立下汗馬功勞的軍官邊緣化。馬利基主張伊拉克安全部隊“什葉派化”,與其說是維護伊拉克國內安全,不如說是為了鞏固政權、維護巴格達的穩定。
  早在美國2008年主導的“浪潮”結束前,馬利基就開始在巴格達、迪亞拉和薩拉丁省的多宗派地區不遺餘力地替換遜尼派和庫爾德軍官及情報官員,軍隊中僅保留忠實的什葉派軍人,以確保伊軍隊能集中精力打擊遜尼派叛亂分子。此外,這些舉措也是為了緩解馬利基對軍事政變的極度恐懼。
  2008年,馬利基開始將摩蘇爾和塔爾阿法地區的現役庫爾德官兵換下,代之以巴格達的什葉派人或達瓦黨人甚至是南方的什葉派軍人。一部分不屬於什葉派的軍官或因莫須有的罪名被迫辭職或被調任文職工作,取而代之的是馬利基的擁護者。
  上述舉動的目的不僅在於邊緣化北方遜尼派人和庫爾德人、鞏固馬利基政權,還在於確保達瓦黨在2009年、2010年和2013年省級、全國大選中領先。
  遜尼派立功後被棄用
  目前,遜尼派沒有大規模抵抗ISIS。這並不是一場意外,而是馬利基政府排擠遜尼派“覺醒運動”的結果。2007年到2008年,對戰基地組織,“覺醒運動”調集的官兵超過9萬名。
  據報道,因這9萬名“伊拉克之子”,2007年到2008年間,宗派暴力事件下降了90%。他們還協助伊拉克安全部隊和美國,保衛摩蘇爾與巴格達遜尼派飛地之間的地區,在巴格達周圍形成了一道“安全屏障”。
  局勢穩定後,伊拉克政府通過了一項計劃,將伊拉克之子的遜尼派成員編入伊拉克軍警,好讓安全部隊更能代表全體伊拉克人。
  但整編並未如期進行。在非什葉派地區如安巴爾和尼尼微省,馬利基十分樂意顯示自己對伊拉克之子的支持,但在伊拉克中部的什葉-遜尼分界區,他卻反對安全部隊吸收遜尼派。
  馬利基將在什葉派聚居地區或附近活動的伊拉克之子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於是在隨後的四年裡,他開始系統地取締美國支持的伊拉克之子。政府取締和基地組織對抗之下,巴格達的伊拉克之子腹背受敵,壓力與日俱增。
  到2013年,伊拉克之子已是名存實亡。曾遭冷遇的上千名成員有的保持中立,有的和ISIS同仇敵愾,反戈對抗伊拉克政府。
  伊拉克之子消失,意味著遜尼派人對伊拉克西部和北部(遜尼派聚居地區)的防禦力量中幾乎沒有影響力,也意味著由安全部隊和遜尼派部落後備軍組成的龐大系統土崩瓦解。這個系統中的伊拉克遜尼派省份曾一度讓基地組織一提起,就恨得牙癢癢。
  伊拉克安全部隊指揮官和當地伊拉克之子領導人被撤職,直接導致了極端武裝分子接連攻下摩蘇爾和北部其他城市。這些被撤職的人在2007-2008年對抗基地組織時逆轉頹勢,立下赫赫戰功,而凱旋後卻被來自巴格達的馬利基親信取代。而此前戰爭爆發時,後者可是完全沒興趣為遜尼派和庫爾德而戰的。
  未來局勢只會更嚴峻
  接下來的幾個月,形式只會更嚴峻。遜尼派地區政府的孱弱既已暴露,勢必會引來其他遜尼派極端主義集團與ISIS聯手,進一步重創政府軍。
  據報道,隸屬敘利亞復興黨的納克什班迪教團軍(the Baathist-affiliated Naqshbandi Army)和薩拉菲斯特遜尼派信徒軍(the Salafist Ansar al-Sunna Army)均已加入了反政府軍的隊伍。部分遜尼派人認為自己遭到了馬利基政府及其政治同盟什葉派軍方的迫害和剝削,因此向兩支軍隊提供支持。
  近6個月,政府批准甚至鼓勵什葉派軍人在巴格達附近的多宗派地區,尤其是位於巴格達和伊朗邊境的迪亞拉省進行宗派清洗。政府此舉進一步激怒了遜尼派武裝分子,也讓默許ISIS的人變得更加堅定。
  即便ISIS的大潮向底格裡斯河下游逼去,巴格達和其他什葉派地區落入遜尼派叛亂分子之手的危險也很小。什葉派部隊或許對保衛摩蘇爾不那麼上心,但保衛伊拉克中部和南部的什葉派地區、宗派分界線時,鬥志肯定是高昂的。那是他們自己的地盤,當地的情況早已爛熟於心,更何況,與遜尼派叛亂分子作戰多年,他們積累了無數成功經驗。
  然而,在伊拉克北部,馬利基面前只有兩個選項。一則沿著宗派分界線重整支離破碎的部隊,保衛伊拉克中部的什葉派地區,將遜尼派地區讓給叛亂分子;二則改組其在巴格達北部基地的安全部隊,封鎖並搜查ISIS奪去的遜尼派地區。
  如果馬利基選擇了後者,向ISIS控制下的遜尼派聚居地派兵,我們可能會看到人生地不熟的什葉派部隊在遜尼派地區粗暴執法,魯莽地將遜尼派(12-60歲)的適齡入伍男子當作敵人,進一步激化宗派矛盾。這早有先例——2005年和2006年,伊拉克的許多地區都出現過類似情況。
  有分析認為,問題的關鍵不僅在於安全,更在於政治。如果ISIS及其同盟能在主流遜尼派地區獲得更廣泛和有效的參政途徑,他們不會占領薩拉丁、尼尼微和安巴爾等遜尼派省份。歸根到底,解決ISIS威脅的方法就是從根本上改變伊拉克一人一派獨攬大權的政治格局,讓主流遜尼派和庫爾德人共同參與國家事務。
  分析還指出,如果馬利基當真有意恢復政府對遜尼派省份的控制,他必須跟遜尼派和庫爾德領導人打交道、尋求其幫助,重新提名前伊拉克之子領導人、被擠出的軍方司令及庫爾德自由鬥士來收復失地(而這些失地正是他們曾經協助伊拉克政府保衛的地區)。
  但就馬利基的表現來看,這些舉措正是他所抗拒的。所以,馬利基是解決不了伊拉克問題的——因為他正是癥結所在。
  (編輯:王輝 小唐)
     (原標題:伊拉克未來局勢或更加嚴峻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Little

po55pogvu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